您好!欢迎来到播商官方网站!
您的位置:
首页 >市场活动 > 直播资讯>正文

2017直播平台或将消失八九成,怎样走才不是死路一条?

发布日期:2017-06-01


“Hello,大家好,欢迎来到木木的午夜直播间。”每天零点,木木将房间灯光调至暖色调,然后打开映客,开始新一天的直播。

木木是映客的一位情感类秀场主播。她卧室的桌上摆放着直播需要的手机、声卡、麦克风、支架。除了分享相关热门话题外,90后木木还会解答粉丝在情感、两性问题上的困惑。


几周前,木木刚参加完映客“樱花女神活动”人气女神的竞选。24小时连轴直播,木木得到700多万樱花雨(折合70多万元)却遗憾未进决赛。结束后,她给自己放了个假,“比赛完那几天一播就想吐,玩伤了”。


木木直播中


直播们的好日子确实不如从前了。今年以来,她每月收入的映票数从1月的400多万(约合13万元人民币)一路下滑到4月的100多万(约合3万元人民币)。


5月初,映客卖身宣亚。这条消息一出来,便在木木的直播间刷屏。但木木说,主播圈里鲜有人在意这件事。“对主播完全没影响,只要平台还在就行了,至于谁管你,谁入股了,对我们来说就是,‘哦好吧,朕知道了’。”

但是,如果连平台也不在了呢?光圈直播等一众直播平台的倒下,已经说明这已并非不可能。事实上,收入不断下降,以及主播快速的更新迭代,已经让木木察觉到这个行业的不稳定。“主播的生存周期大概就一年,一年后大多会选择做点别的,不会将重心放在直播上。”


潮水退去后,直播平台的流量变现危机开始暴露。‍只做了半年的女主播木木也在直播之余,寻找其他出路。而那些当年追逐风口扎堆涌进的直播平台,又该如何突围?


谁在哭:直播平台或将消失八九成


木木是去年12月开始做主播的。彼时她刚从新加坡回国,自嘲“十八线小演员”没签公司,没有戏拍,想去跑戏也不知从何入手。


由于长期失眠,睡不着时她便打开映客看看直播,给别人刷刷礼物,偶尔和相熟的主播连麦互动。“你完全可以自己播。”私下主播朋友不止一次劝她。想着当主播还能积累粉丝,之后接戏也能容易点,那就播吧。


可这似乎并不是当主播的最佳时期。与前两年直播平台接连融资、估值不断攀升相比,从去年下半年起,整个行业都安静了下来。


据艾瑞咨询《2017年中国泛娱乐直播平台发展盘点报告》统计,2015年泛娱乐直播平台获投资事件共45起,2016年前三季度这一数据为37,而去年最后3个月仅有4起。


政策不断收紧、资本高潮已过、人口红利消失、内容日趋同质化,死亡的气息开始在业内蔓延。截至去年年底,趣直播、微播、猫耳直播、咖喱直播、美瓜直播等十几家直播平台已经下线或停止服务。


今年2月,估值5亿元的光圈直播倒闭。人们恍然发现,这个曾大受资本追捧的行业,已风光不再。而还有一批直播平台由于流量匮乏、盈利模式单一、无法获取资质等,正在被淘汰的路上。仅4月,网信办便关停了18家传播低俗信息的直播平台。



早有业内人士提出,今年直播平台将会死掉八九成。当流量红利消失,新鲜感过去,有自己社区和流量的平台也都推出了直播服务,那些单纯以秀场直播存在的公司,获取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,又没有资本支撑,死掉百分之八九十很正常。


谁在笑:资本仍青睐头部


虽说整个行业在进行洗牌重组,唱衰声远超叫好声,但资本依旧不吝惜对头部公司的青睐。


仅5月22日~27日,直播行业便先后获得3笔融资,即虎牙直播7500万美元(5.16亿人民币)A轮融资、熊猫直播10亿元B轮融资、花椒直播10亿元B轮融资,合计超25亿元。

在这场淘汰赛中,头部平台本身拥有一定的流量红利优势,谁能具备优秀的运营能力,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,谁就能走得更远。


未来能长期生存下来的直播形态只有两种,即泛娱乐向和社区向。泛娱乐直播平台核心点在资本和内容自制能力,社区态风险则在于社区需多久形成,形成后如何保证用户的长期粘性。经过今年一年的“厮杀”,这一行业最终将会和早前的千团大战一样,泛娱乐领域剩下3~5家,每个垂直社区会有1~2家。


秀场直播则只是一种变现工具,不能成为独立入口,需嫁接在某个流量平台。


单纯只做直播很可能没有未来


直播公司和一些投资人最常挂在嘴边的,是直播的流量变现能力。


木木曾一度月入映票数400多万(约合13万元人民币)。而且,除了映票,还有其他礼物另算。虽然现在总体呈下滑趋势,但比起之前花一个半月拍部网络电影赚3万元来说,容易太多。



直播平台极强的付费能力归因于强互动。“直接,面对面的,很真实。因为这种强互动,再加上围观,才能导致冲动消费。”


然而,这类流量聚集是突发性、暂时性的,不具有留存性和可持续性。这也是“木木们”最头疼的问题。粉丝流失周期大约为3个月,因此主播之间会建立合作,互换粉丝,以保证各自直播间不断有新血液加入。


一个现象越来越显著:短视频与直播正在深度融合。目前市面上的直播平台都有短视频功能,短视频平台也能直播。以快手为例,平台上的红人在上传短视频之余也会开播。



以短视频聚集流量,后通过直播变现,这条路已被快手、陌陌、一直播(基于微博)等平台验证过了。


换言之,直播只是一个变现手段,并不能单独成为一个能做大的商业模式。比起独立入口,作为一种变现手段和实时互动工具的直播,在与其他流量平台相加时,想象空间或许更大。



但加什么很重要。这类机会集中在之前从线下搬线上,完成度不够好的行业,比如在线教育、线上医疗咨询等。如此一来,以直播为突破口,或许能对整个行业产生一定的变化。


另一方面,那些以原有的图文、视频等方式发展得很好的行业,如淘宝购物,已无需考虑用直播作为突破口,而可以以“+直播”形式作为平台的功能补充。


甚至所有有社区、有人群的平台都适合“+直播”。环顾整个直播领域,真正赚到钱,或是加入直播后效果很好的,便是陌陌、快手、Blued、拉拉公园等强社区,包括微博也是加入一直播直接变现。


“有社区属性、有流量的地方,做直播很容易赚钱。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完全的熟人社区,而是半陌生人社区。所有的兴趣社区,用直播都可以变现。”


尽管行业数据下滑,冷风频吹,但或许,直播的未来并不悲观,而是要看这个变现手段如何被运用。

  • 上一篇:直播内容同质化怎么办?看这一篇就够了!
  • 下一篇:当我谈起做直播时,我谈些什么
  • 首页
    关于播商
    联系我们
    HTML地图
    XML地图